孩子们应该铭记的几则课堂宣言

孩子们应该铭记的几则课堂宣言


 


课堂是孩子们的常规经历,可是应该怎样理解课堂,应该追求怎样的课堂,在课堂中自己该如何应对和表现,这些问题恐怕未必每一个孩子都认真想过。今天,我将在课堂上收获的心得与体验姑妄称之为宣言,拿出来与家长朋友、孩子们交流,希望对孩子们的学习与成长有所帮助。


 


我们不是知识的容器,我们是思想者


 


在课堂上,最重要的不是我们简单机械地记住了老师讲了哪些内容,传授了哪些知识,然后在考试复习前将它们反复记忆,再将记忆结果搬移誊写到试卷中。这样的一种学习,就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简单的知识容器。考试过后,该忘的都会先后遗忘。学习、考试简化为一场记忆的过程,这是学习上很大的一个误区。首先,随着考试内容与方式的不断变革,就高考而言,仅仅凭着答案搬家,便想获得一个很不错的分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其次,这样的学习,对于提升与改变自身,能起到的价值与意义是甚微的。正确的态度与做法应该是:理清老师说话的条理与框架,准确把握老师与同学在课堂上有价值的观点与内容,在此基础上,提炼、研讨、反思,诞生自我学习内容,形成自我对课堂内容的认知,甚至还可以由此及彼,融会贯通,并最终生成自我的思想。


 


我们追求高分,但我们更珍爱我们自身


 


每一位孩子都应该努力追求属于自己的良好成绩,但是在追求成绩的过程中,我们要时刻关注这个过程,校正这个过程,让自我分数的追求始终能够保持在一个良性的状态中。如何校正,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看我们自身是否因为一味求分而受到损害。应思考关注的问题包括:我们良好的志趣受到伤害了吗?我们学习的愿望与热情受到伤害了吗?我们的内在(思想、精神、生命、情怀、品质、理想……)受到伤害了吗?如果遭受了伤害,我们就应该改变追求分数的方式与方法。


 


听课是为了越来越聪明,而不是为了越来越笨


 


这看似浅显简单的道理,其实在实际学习过程中却常常为孩子们所忽略。我曾亲眼目睹过这样一个学习场景。一位学习认真的高一同学中午不休息,前来办公室向老师请教问题。她面带疑难地向老师发问:生孩六月,慈父见背(高中语文课本,李密《陈情表》中的句子)中慈父是什么意思?我可爱的孩子,这一句中,你可问,见背可问,你单单不应该问慈父是什么意思!如果,高一的学生连慈父都不知是什么意思,那不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便是你的学习出了问题。我们听课,是为了与同学,特别是为了与老师撞出智慧来,我们听课是为了越来越聪明,而不是为了越来越笨。


 


我们热爱学习,因为我们坚信它是改变我们的生命质地的伟大的力量


 


我可以非常坦诚地告诉孩子们,学习是一件可以雕塑我们生命质地的伟大事件。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一个人最根本的那些精神内在才开始建立,发展,强大。这些精神内在便是我们生命的质地。它不仅决定着我们的现在,也将更加深远地影响并决定着我们的将来。每一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生命的质地来长叶子的,垂柳是不会长出松树的针状叶的。学习,让我们的身体端正、沉实;让我们的目光专注,求索;不仅如此,学习更会引带促成我们思维、意识、心态、习惯、认识等多方面的内部生命系统的变化。


 


我们热爱人类高贵的思想,热爱丰满而闪耀着万丈光芒的心灵


 


课堂,不仅是学习知识,不仅是将学过的知识画下来记下来然后课下复习,最后再将记忆的结果默写在试卷上,以求得一个分数。甚至,课堂也不仅仅是掌握方法,培养能力。课堂的终极目标,是开发的,是不断滋养之胚芽,并最终促使其开出光灿夺目的生命之花。我们在课堂中经历的每一个公式、每一篇文章,在它们背后其实都有一个真实、感人、散射着高贵思想与闪耀着心灵万丈光芒的在。我们每一个生命个体,正是依靠这些伟大的光束确认自我,校正生命的。明代的归有光怀念亡妻,曾写道: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高中语文课本,归有光《项脊轩志》)高树亭亭,深情蓊蓊,明代的泪花,飞旋而下,溅湿了我们。妻的生命已死,但妻的生命仍在在枝柯交横的大树婆娑抖动的绿叶间,在树下浓浓的绿荫里。那一天,我们知道人类有无限的生命可以长存世间。寻一个人,可以在花间寻她,可以在碧湛湛的青天里寻她。


 


我们要做富有修养的人


 


我们常日里也经常将上过学与受过教育混为一谈,其实,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上过学可能只是代表曾经学过一些知识,做过一些练习,考过几回试。教育,则需要对人的内部世界构成深远的建构与影响。我们不仅要上学,我们更要受教育,这样的一个理念应该深深地扎根在同学们心中。前不久,我上课的时候,检查同学背诵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一位女同学站了起来,她很熟练,背诵得像机关枪一样。她坐下后,我对全班说,我们诵读一篇像这样的文章,需要的不仅仅是熟练,更重要的还需要我们读出心中的优美、情致以及舒雅来。是啊,这是我们孩子多年来上学自然留下的轨迹。熟练,对考试是有用的;心头的优美、情致、舒雅表面上说来却与考试无关,一直以来被我们所忽视。我今天想告诉孩子们的是:一个人心中的优美、情致、舒雅实际上是与考试相关的,更重要的是与人的内部建设密切相关,它应该也必须成为我们课堂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不仅要上学,我们更要受教育!我们要做富有修养的人!


 


我们敬爱文字,因为我们敬爱文字背后站着的那些富有价值的生命


 


平时,我们很容易将读写文字仅仅归之于语文学习,将读写文字仅仅归之于一种技巧,一种能力,一种测试。其实,这些都还不够。我们敬爱文字,是因为这些文字背后往往站着世间富有价值的一个生命。心灵活泼、思想独立的人才写得出感人隽永、启人思考的文字。文字达及的是心灵的圣域与思考的高巅。失去了对文字的敬爱,会让我们与那些富有价值的生命失之交臂,并且始终无缘相见。


 


朱自清先生在《匆匆》中写道: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一般人欣赏此段文字,往往是从用词的准确、语言的流畅,文笔的清新等角度展开的。我们一般习惯将文字仅仅视为一门技术去理解学习它。文字里自然有操作层面的技术在,但这段文字里孕育包含着比技术本身更宝贵的内容是作者流露与表现出来的时光意识与生命意识。如何珍爱并使用我们这一生的时间,是每一位有所作为的人必须面对与思考的问题。一个孩子时间意识与生命意识的真正确立,是其成长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项内容,是让一个孩子的外在行为方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主要内因。对这样的文字,我们如果仅仅持一种学习技术的态度,那错过和失去的恐怕就太多了。


 


我们要用自己的声音说出生命中独特的有价值的发现


 


在课堂中,我们需要的不是孩子们简单的低级的被动的接受(其实,这样的接受效果也是很差的);我们需要的是孩子们能够站在老师的肩膀上感受,领悟,并进而生成自我生命中独特的有价值的发现。


 


师生课上所研讨的内容,需要孩子感受、领悟、生成,需要孩子能用自己的声音说出自我生命中新鲜的发现。我的学生柴紫微(2010年考入浙江大学)在读过鲁迅怀人散文《范爱农》之后说:


一直以来,鲁迅先生给我的印象总是伟岸的。在学习了《范爱农》一文后,我才发现自己印象中的鲁迅其实就像一座冷冰冰的大理石浮雕,只见其刚健的外形,却无法获悉他的全貌。在《范爱农》一文中,鲁迅毫无顾虑地展示了他的年少轻狂,意气用事;展示了他的中年不得志;展示了他曾经的失望与彷徨。这些描写,完全不会降低鲁迅这位伟大的斗士在人们心中的地位。相反的,它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鲁迅,一个像常人一样拥有喜怒哀乐情感的真实的鲁迅。其实,鲁迅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可以毫无保留地对自己进行最深刻的剖析。这样的描写,把我们与鲁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大师勇于自我解剖的风范与豁达的心胸。


 


在琐碎寻常的日常生活中,也需要孩子们用课堂养得的眼光,去感受,领悟,生成,需要孩子能用自己的声音说出自我生命中新鲜的发现。我的学生唐诗梦秋游,她看到了这样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阳光刺穿了覆盖在上方的树叶,极力想到达地面。一个孩子如若可以这样欣赏阳光的渴求与努力,我相信她的生命中定然会充满不竭的能源与动力。我的学生白清扬今秋去密云水库游赏,她发现一朵白色小花在距离水面不到一尺的地方灿然绽放,她说:只要活着,花就开着,哪怕水在下一刻会没过身躯。她从一朵小花上发现了生命的从容与奋争。


 


作为一个老师,我真切地希望我们的孩子记住这些宣言!

致尊敬的赵福楼老师的一封公开信

没有灞桥,低垂着的是绿柳

——致尊敬的赵福楼老师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赵老师:

如果我记忆力还算正常的的话,您说的那个所谓“才子型”教师的人,就是我——北京四中连中国。一个语文老师应该热爱他的工作,他应该越教越快乐而不是越教越“套子”;他的工作不仅是他谋生的一个手段,而更应该是他的精神与生命之旅;一节课里该有一位老师的精神血脉;一个老师自己就是最立体最丰厚最生动的一本教材;语文课最关键的就是将“人”的意义与价值呼唤凸显出来。

下面,是我几位学生的话,供您参考。

我的学生李程(2010年考入哈佛大学)曾这样总结她的语文课:

在这么多节语文课上我已接触到了多种情怀,但对我影响最深的一种叫做崇高。

连老师说过,惟有崇高的人才能体会崇高。我继续想了下去,莫非,正是因为感受到崇高一个人才能变得崇高。

那些巍巍如峰的思想闪耀在我的头顶上,前所未有地把黑夜照亮。从中我看不到怯懦与恐惧、困惑与迷惘、悲伤与寂寞,看见的是雄壮、宏大、开阔。沉浸在伟岸之中,我暂且忘记自我之烦恼、抛下私己之欲念,随着这升腾的、喷薄的、迸发的思想,走向朗朗乾坤、走向茫茫宇宙,无限舒展、无限释放。

得益于语文课,自觉我大气了。也许是那些名叫崇高的光环高高在上,将我照耀。

我的学生张博骁(2010年考入北京大学),这样认识他的语文课:

这一周主要讲的是李白,在我以前的印象中,李白仅仅是“诗仙”二字而已。虽然我读过不少李白的诗句,可我对李白的了解几乎只是一张白纸。

可通过这一周的学习,李白在我心中不再是书面上的一句句诗词,而是一个三维的立体的人,一个有着逸气、英气、大气的诗人,一个把江山写入胸怀的大诗人。

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到“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从“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到“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我读出了李白的豪放,我读出了李白的狷狂,读出了李白的浪漫,读出了李白的忧伤。

一个星期,李白在我心中从碎叶走到了当涂;一个星期,李白在我心中从盛唐走到了安史之乱;一个星期,李白从书本中走出,永远留在我心中。

我的学生马南坡(在读),这样看待她的语文课:

连老师曾说过,进入四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能够体会到真正的课堂。半年以来,尤其是随着语文课的进行,我愈发感受到了这句话的意义。真正的课堂不是简单的灌输知识,它会有一个“场”,置身其中,思想随着文字深入,感情随着文字纯净而热烈。语文课像一盏明灯,照亮我的视野和心灵。不仅扩充了知识的储备,更重要的是改变了生活的状态与态度。

学期初的课上,当老师读着“春天到了,花亮了。”时,一种令人战栗的感动冲进我的每一个细胞。眼前的世界瞬间明亮起来,我转头看了一眼窗外茂盛的树木,葱郁的绿色比从前任何一次见到的都要动人。好像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这种崭新的视野令我着迷。我开始热衷于观察,清晨阳光投在黑板上的迷离光影,刻着棋盘的石桌,公园里拉着二胡自弹自唱的老人……一切都是新的,都有其独特的生命与亮点。语文课点亮了我生活中的色彩,让我从新的角度去体味生活,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生活。

我曾写过一篇备考文章《高考高分到底离我们有多远》,择录一节,可与学生上面讲到的相参照。

我高一高二的时候,其实很少让学生机械地、重复地做高考练习,甚至课堂测验都很少。我的学生都知道,我们喜欢谈诗论文,说古道今。要不是因为时间,我一课书,真希望能与学生尽情尽兴地读它个把月。个把月怎么了,文字里有浩淼烟波,行于其间,那真是一身的湖光山色。我们在课堂上,都无比快乐!谭笑(考入天津大学)会瞪圆眼;冯昕瑞(考入北京大学)托着腮;徐涵剑(考入北京大学)、阮兆松(考入香港大学)都会和着书中的内容表演;孙昕烨(考入天津大学)眼中会闪现泪光;雨晴(考入清华大学)和文虚(考入北京大学)会用目光把你浮起来;玮琪(考入清华大学)会闪动大眼睛,犹如蝴蝶;楼悦晨(考入北京大学)会美美地听;宜婷(考入美国耶鲁大学)会用眼睛和你交流;梦溪(考入复旦大学)、牧晓(考入复旦大学)会遐思;李程(考入美国哈佛大学)的心会远行;雅乔(考入美国大学)会目光流转;华男(考入人民大学)会痴痴地望你;乃天(考入香港大学)感觉到醉了就会骂人;江南(考入北京理工大学)醉了就哈哈大笑,语文课上江南若是不笑了,那她一定就是睡着了;博骁(考入北京大学)会把你说得好的地方都记下来,他剽悍的外表常常会迷惑人,其实他是个学习语文的天才;雪菲(考入北京大学)、赵巍(考入北京大学)会把课堂的内容转为血液,周身流动起来……好多呢,要说这个可就没完没了了。语文课里有欢笑,有泪水,更多地浸润着我们生命的感动与感悟。现在还记得冯瞰(考入人民大学)从英国回来的时候对我说她发现首都机场有个餐厅名曰东方之既白,她说她对这名字比其他的同去的外班同学有着更多的亲近与遐思,这都来源于我们师生的课堂。我们在两年的时间里,其实不怎么说高考,整天说语文呀,文学呀,古人呀,人生呀,生命呀这些虚无缥缈的话题。以至于初上高三,学委搜集大家对高考备考的建议,一位同学说,老师要考试呀!是啊,两年来,他大概觉得我飘舞升腾在璀璨的理想的星空,不想考试,也不愿考试!

高三了,我对家长说,课堂犹如江湖,同学跟了我黑宋江一场,我得给兄弟们谋条出路!给同学切实的分数回报是我的职责,更是我的使命,我可不想让我的学生沦落江湖,任人欺凌,他们该是一等一的好汉!我对学生说,考试、分数那是我的拿手,高一高二大家没怎么看出来,那是我装的,大家且看我为诸君快战!我想我能够以分数不断提升为轨道,以语言为媒介,促进并推动学生完整意义上的发展。

 

没有晚风,哭泣的是斜阳;没有灞桥,低垂着的是绿柳。

万分感谢您的关注!希望得到您更多的指导!

祝老师夏安

 

                                             北京四中连中国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