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中国醉笔狂书,诸君不必以为意

 


   “当时我刚留校当助教,系里让我请那些退休老教授来给中文系学生上一课,其中就有林庚先生。那天上课,先生缓缓地朗声说道:“什么是诗?诗的本质就是发现。我们要保持诗人的品质,永远像婴儿一样,睁大好奇的眼睛,去看周围的世界,去发现世界新的美。”顿时,全场肃然,大家都陷入了沉思。先生旁征博引足足讲了两个小时还意犹未尽,学生们也听得如痴如醉,全然忘了时间。但刚走下讲台,先生就站不住了,当我扶着他回到家里,先生就病倒了。他是拼着生命的全力上完这最后一课的,这就是天鹅的绝唱。”


 


     在我们眼中,这或许是最不新课标的课!如若评奖,定然无戏!课啊,我们真得是在用什么来上?我们在别人的课中,能,或者说,只能——看见些什么!


     连中国醉笔狂书,诸君不必以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