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分数 我们还应让孩子拥有什么

  


    


    大洋彼岸的孩子在干啥?他们普遍有着怎样的状貌与气质?说实在话,这是我干教育这么多年一直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今年暑假,我有幸去了一次美国和加拿大,出于一个教育者的敏感与习惯,我有意识地关注了这些问题。


 


  ■ 将运动化成生命的一部分


 


  西方人十分喜欢运动,他们将运动化成了生命的一个重要部分。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骑车、跑步的身影。夕阳西下,我们走进了一所美国小学。这里的公立小学运动场及运动器械是必须向社区免费开放的,因此这里聚集了许多孩子。运动场里的器械十分丰富,有滑梯、秋千,以及供孩子进行各种攀爬、平移及下滑的综合平台。地面用特殊的软木屑铺成,以免孩子不慎跌落地面而受伤。甚至还有专门为练习滑板车各种技巧而设计的专用区域。


 


  这里许多孩子的手上都有老茧,问及原因,原来是经常在这些运动器械上“摸爬滚打”所致。更有一个一年级的小女孩,说着便给大家在一个需要双臂交替探抓才能摆渡过去的铁架上做起了表演。她双臂交替前伸,手臂又有力又富于弹性,身体也随手臂的运动摆动起来,真是动如脱兔,矫若猿猴,在大家的眼前连续画出飘忽不定、优美灵动的弧线。我们在场的人都被这个孩子灵巧的身姿与轻松的技巧震惊了。


 


  回想国内的孩子,情景于此确实有所不同。孩子们从一上学课业负担就很重,只有分数才是硬道理,卷海题山压得孩子们喘不过气来。小学阶段,中外孩子的身体状况还无明显差异。等到孩子发展到高中阶段,会发现不少国外的孩子比我们的孩子长得结实和更加富于朝气,性格上也更阳光与开朗。


 


  我至今仍记得,一次美国的一所高中到北京四中访问。我带着学生陪他们一起登香山。走到半山腰,其中一位中国同学身体不适,无法前行,需要背下山去。我们同行的中国同学面露尴尬,不是不想助人,而是背着这么重的一位同学下山,一个人唯恐体力不支。就在这时,一位美国同学说他可以,一个人背起这位同学就走。不少男同学也都和我说过,与美国男生一起登长城,常常感觉到力不从心。他们在寒凉的冬天,还穿短裤。


 


  ■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完成


 


  在加拿大的街头,我们被这样的一幅情景吸引了:一位年轻的母亲骑自行车,前面横梁上坐着一个大约两岁左右的小孩。她的后面还跟着两个孩子。一个稍大些,大约五六岁左右;一个只有三四岁左右。两个孩子都自己骑着自行车,自行车后轮上辅助轮还未摘去。两个孩子跌跌撞撞地跟在母亲与弟弟身后。年龄稍大的还略微好些,年龄稍小的,因为持把的能力还很有限,经常会顺着地势溜到一边。溜出去后,自己再把持着自行车重新找回方向,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谁帮他。


 


  这样的情景着实让我们感慨。我们其实还是不习惯让自己的孩子去“自我完成”。我们的基本习惯是呵护、照顾、代替、包办,甚至完全不用孩子去做什么,就让孩子实现他的一个又一个人生目标。我们把这些当作是对孩子的爱。有时我们会在地铁、车站等场所看到一些来旅游的外国年轻女孩们,常常身背高过头顶的旅行包,这可能与她们从小的“锻炼”有关;而我们的姑娘更娇弱,她们是不会“负重”的,她们甚至会以“负重”为耻。在对孩子的问题上,我们的基本意识是鸡妈妈,我们习惯用翅膀盖住孩子。


 


  ■有了高分并不一定就有幸福


 


  在美国的一所大学里,我见到了曾经教过的一名中国学生。他对我讲起了这样的一件事。第一次入大学,是父亲陪他来的。进入宿舍后发现,没有床具,只有木板。后来一问,原来每个人的床具都需要自己去组装。他和父亲手忙脚乱地装了大半天,可还是没有把这些木板各就各位。就在这时,旁边宿舍的一位美国男生看见了,他拎着自己的工具进来,三下五除二,没费太多工夫,就把一套床具给装好了。据说,国外的人工费很贵,许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完成。还听说,有的家庭甚至自己搞装修。


 


  在国内,我们总是直觉地认为,只要有高分数,孩子将来就会有幸福。所以整个教育的过程,简单、机械追求表面化的分数,代替了丰富而完整的人生发展。而在“分数”之外,有许多无法考查或考查不充分的东西,却对一个“人”的幸福生活至关重要。例如:做家务的能力,对日常普通生活的热爱以及建设性的情趣,协调家庭成员关系的能力,恰当得体的着装以及自我修饰化妆能力,健康灵活的身体状况,开朗活泼的性情……当然还包括对孩子十分重要的动手能力。其实,考上一个好大学,甚至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离幸福还很远很远,但我们似乎想不了那么多了。